茶艺学堂

“诚则致高,信则致远”
“在老一代茶人的精心引导下,新一代茶人正踏着坚实的步子走向成熟。”

小小茶叶界,奇葩朵朵开
发布日期:2015-04-17

世界那么大,每个人都该去看看!
话说在茶叶的世界里,有许多神奇的词语,要不是有些许了解,从字面上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?今天就来解释几个让人摸不着头脑、容易误会的茶名词吧!

黄片
黄片?!Stop,能不能不猥琐?!!
这里说的“黄片”,是指老茶树上的老叶子,因为多数老叶时间长了会泛黄,“黄片”因此得名。这些老叶在原料筛选拣工序中,因条索疏松、粗大在揉捻过程中不成条,因而被杯具地按照生产标准拣出来。

“黄片”虽然长得不咋地,却以甘醇厚的滋味和持久耐泡见长,而且不像嫩叶生茶那么伤胃,深得茶人喜爱。这个看脸的世界,也该颤抖一下下了。

 

鸭屎香
不要嫌弃这个名字乡土气息太重,这种叫“鸭屎香”的茶可是凤凰山上等茶叶之一,鼎鼎大名的大乌叶单丛。谁还没点黑历史,没个不堪回首的小名呢!

话说,这个别名是这样子来的:大乌叶单丛茶原来从乌岽山引进的,种在“鸭屎土”(其实是黄土壤)的茶园里,长着乌蓝色的茶叶,叶长了似刚亩(学名鸭屎脚木)的叶一样。乡里人喝过这种茶之后都说这个茶叶香气好,韵味浓,纷纷问是什么名丛,什么香型。茶农怕被人偷去,便谎称是鸭屎香。

 

虫屎茶
呵呵,跟鸭屎香一样奇葩。其实是云南的一种特殊茶,原料是食用茶叶的虫子排出的虫子屎,最普遍的是化香夜蛾的虫屎制成的虫茶。虫屎呈小球状,球状粪便也是毛虫消化系统的独有特性——毛虫会用一层薄薄的几丁质外壳包裹它们的粪便,这个过程有点像做春卷。

茶虫便便做成的便便球价格相差巨大,每磅从250到1000美元不等,据说它含有大量抗氧化剂和多种氨基酸。要是有人请你喝,别多问,喝就是了,要知道这茶不便宜,不然想想燕窝咯。

 

冰岛
虾米,寒冷的冰岛还产茶?你要这么想,也太“萌萌哒”了吧!茶叶圈里的“冰岛”其实是云南临沧一个名叫“冰岛村”的小山村,那里产的普洱茶贼有名,是最贵重的云南大叶种茶之一,跟北欧那个岛国没有一毛钱关系。

 

砍头茶
天哪,喝个茶就要面临“砍头”。不要捉急!所谓“砍头茶”,是在云南古茶树区,茶农为了增加茶叶产量,方便采摘发明的一种“残忍”方法——将茶树的上部分砍掉,留下一人或者两人高的茶树。跟那血淋淋的场景还是没有半毛钱关系。普洱茶还是奇啊!


走水,还阳
哈哈,咋一看是不是武侠剧的既视感扑面而来?可是,在茶叶圈,“走水、还阳”可不是什么火啊或者失传已久的独门功夫什么的,它是乌龙茶制作工艺中的两个环节。

茶叶摇青是为了让茶叶更好的走水,这个让茶叶失去水分,变得柔软的过程就是“走水”;晾青时,叶梗里的水分开始往叶片里面走,以此带来乌龙茶的高香,这个“回水”的过程就形象的比喻成“还阳”。

 

马蹄
此“马蹄”非彼“马蹄”,跟草原压根搭不上边。它其实是茶梗处的硬结块。主要因为茶农采摘不当——本来应该轻轻掐下叶梗,但实际却硬拖、硬拽扯下了整个叶梗,梗头已经木质化的部分就成为了成品茶的马蹄。所以,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啊,呵呵。


锁喉
又是武侠剧,还一命呜呼的赶脚!其实是品茶后的一种感受,咽喉过于干燥,吞咽困难、紧缩发痒等不适感,人会觉不安、烦躁等,通常好茶是不会让人有锁喉之感的,温润柔滑,生津不断。


烧心
烧心这个词,千万不能乱用。某些貌似专业的茶商,说发酵烧心,这话一说出口,我立刻烧心了。烧心,是指成品紧压茶加工过程中不良工艺导致的结果。而渥堆发酵中,堆子中间因为温度过高,毛茶产生了炭化现象。这个叫做,烧心。


水路
水路是什么呢?如果一款茶的水路粗,代表着原料内质寡薄,木质纤维含量高!木质纤维含量高意味着原料内部结构空洞比率较大,其水容浸出物含量也同样寡薄,表现在口感上是一种涩、糙、燥、刺的感觉。

水路“粗”的茶其味其韵寡淡并浮在口腔表层,无穿透和渗透力,从而其味其韵持久度差,不留口!

 

吊水
吊水指的是一种冲泡茶叶的方法。将水壶提起来,缓慢的往容器里注入茶汤,让茶叶温柔的翻动起来,这样的注水方式就叫吊水,形似高冲,但水流要求比高冲细。

吊水的特色是水温下降很快,多用于泡制绿茶,因为绿茶毫芽较多,常浮于水上,不容易快速浸透,用吊水则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
瓜片
这个比起前面的已经小巫见大巫了!提到瓜片你想到什么?西瓜皮?剥瓜子?都不是!瓜片是一种绿茶,因为成品后外形像瓜子壳,又是片茶,所以称为瓜片,最富盛名的就是六安瓜片。如果下次喝茶时,大家都在说瓜片,可别再以为那是别人在说配茶的瓜子了。


话说,小馨觉得乌龙茶家族里的奇葩倒是一大堆,什么毛蟹、水金龟、铁罗汉、白鸡冠、水仙、佛手,各个听着都不像茶叶。

只能说,茶叶世界,无奇不有啊!